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包容的心 tvjyewm4

0 / 34

52

主题

52

帖子

25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50
发表于 2016-3-18 15:20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父亲的白发渐渐取代了那一头青丝,短短的一年时间仿佛飞逝了十年,我凝望着父亲眉宇间透着的伤感与凄迷,只能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祈祷,期待着惊雷划破夜空去唤醒那沉睡的灵魂。   

  44岁,在属于男人的黄金时段里,这是拥有经验和阅历最为富庶的时刻。而父亲却像一颗被遗落在沙漠的珍珠,被风沙掩盖,失去了那耀眼的光芒。   

  一年前,父亲还是一家国有企业的设备科科长,负责企业所有设备的采购、分配、监督、管理等一系列工作,而这一职务是升任公司副总的一个稳定的平台,或者说是升任副总前的一个考察阶段。因为这一职务的重要性,也是对一个人的全方面能力的考核,更能够体现出一个人的大局观以及自身的人品修养。   

  论资历、论能力早在多年前,父亲就已经够资格升任副总一职。因为父亲早年在部队服役,各方面能力出色,有目共睹,因此年纪轻轻便加入了中国。进入企业之后更是勤勉进取,多年工作,同事们都称赞他为:年轻的老员,算是对他工作作风和个人素质的赞赏。正所谓树大招风,因父亲为人处世公正清廉,铁面无私,才被别有用心之人妒忌和谋算,也因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埋下了一颗。   

  多年前的领导干部调整,正是因如今的这位副总(当年与父亲职别相当)从中作梗,才使得父亲未能提升副总,虽然企业里的许多职工对调整情况颇有微词,但对这次评定却没有任何的影响,面对结果,父亲只是淡然地一笑。我记得父亲曾对我说过:“为人处世要坦然,切莫猜忌;为公处事要断然,切莫贪妄。”我钦佩父亲的从容,在那次干部调整后,我与父亲相视一笑。   

  父亲一如既往地工作,并没在意这不公的现实。本以为那人升任副总后便会收敛,哪知其心狠手辣,变本加厉,虽面善却心毒如蛇蝎,他仍然对父亲耿耿于怀。就因为当时提出的众多无理要求被父亲断然拒绝,更因为他知道父亲的能力在他之上,升任只是时间的问题。于是学识人品均不及父亲的他,开始处心积虑地寻找机会,好将父亲对他的隐患彻底排除。   

  这副总升任之后,体态也随之臃肿,见了领导比见了亲爹还热情,端茶倒水溜须拍马,巴不得将自己的脸贴到领导的屁股上,凭借阿谀奉承这身本事在企业里行事游刃有余,于是职工们给他取了个绰号:“弥勒佛”,意在升官快,升天也快。他听了还自鸣得意,乐在其中。   
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企业原先的设备已经跟不上需求,从而急需采购一批先进的设备进行更新,以提高自身的竞争力。父亲根据上级的要求仔细地撰写着文件,殊不知已陷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。   

  父亲在行业中的口碑很好,即使是总经理也对父亲交口称赞。文件很快得到批复,通过对比筛选,公开的方法,单位选定了一家物优价廉的公司进行采购,并派父亲前往该公司实地考察,以确保设备的质量和性能,每一个环节父亲都亲自督查,凡事做到亲力亲为。   

  父亲在忙着与该公司订立合同与考察的同时,“弥勒佛”却忙着利用这次机会大捞一笔,顺便还可以做些手脚除掉父亲这个眼中钉,即使除不掉,至少也要让父亲在这次采购中背负骂名,以除后患。   

  因为设备的外观无法分辨,肉眼更无法直观,但精准度和运行效率会有影响,而且价格方面还存在巨大的差距,只有运行了方能知道这采购的设备是否是合同订立的标的物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存在,父亲多了一个心眼,在签完正式合同后又附加了一个补充条款——在运行之后,如发现并非所签订的型号时,供货商将承担一切法律后果。   

 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个补充条款,让那“弥勒佛”有了可乘之机。   

 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任何企业单位自然有与“弥勒佛”志趣相投的人,很快,供货商的一位副总便与“弥勒佛”达成了共识,以陷害为手段,将父亲挤出部门为目的,谋划他俩之间更为广阔的未来合作空间。   

  设备运到企业之后,父亲就马不停蹄地安排人手进行安装与调试,但试运行的结果完全不符合标准。父亲有些生气,立刻打电话到供货商那进行质问,对方接了电话到挺客气,一个劲地说是他们疏忽了,这就派人来解决,还一再强调一切按所订立的合同承担责任,从电话中听,对方已经在积极地承认错误,并主动地承担起了责任。   

  一听对方如此诚恳,父亲的气也消了,只是督促他们快些来解决问题。   

  第二日,供货商的那位副总就带着两个随行人员来到公司,可父亲并未接到对方的电话说几时到,那三人来到公司后,就直接进了“弥勒佛”的办公室。当父亲得知供货商已经来到的消息时,“弥勒佛”早已将三人带往了总经理的办公室。   

  很明显,他们早就串通好了,此行的目的便是将父亲陷于不义之境。   

  三人的力说显然不能将总经理说服,于是派人前来叫父亲去与他们处进行对质。父亲急匆匆拿了之前签订的合同朝总经理办公室走去,远远地就看见“弥勒佛”站在门口不怀好意地望着他,而父亲的心也为之一怔,一股不祥的预感随即涌上心头。   

  果不其然,父亲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,疑惑地看了看那三个陌生人,就在父亲正欲询问为何没有对方处理事情的人过来时,那三人却一致指证父亲,“就是他”!父亲还有些纳闷,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要指我,忽然想到方才那“弥勒佛”立于门外,心中顿时明白过来。   

  “为何与我签订合同的王科不来?”父亲义正词严地问道。   

  于是那三人便在父亲与总经理的面前演绎了一段虚无的话剧,那“弥勒佛”也适时地插上一句,以显示出自己的愤慨。   

  “我要与王海口治疗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科当面对质!”父亲愤怒地说到。   

  “对不起!他已经都招了。”对方的副总抛下一句话。   

  父亲自知是遭人陷害,无奈人证物证都对父亲不利,再做辩护也是徒劳,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百口也莫辩,即使是当年的岳飞也只能在莫须有中遗叹千年。   

  总经理深知父亲的为人,次日便亲赴对方单位以正事实,无奈那王科对此以次充好赚取差价的栽赃陷害供认不讳,且公司已对其作出了记大过的处罚。面对有理无处说的尴尬,总经理也只能牺牲父亲的清白来告诫全公司的人员。   

  经过研究,公司决定撤销父亲现有的职务,只保留基本工资,并暂停了父亲的一切工作,说,待查清真相之后再做安排。言下之意,父亲被停职留薪了,而那薪也只是象征意义上的表示。   

  于是父亲便赋闲在家中,静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逛了这么久,何不进去瞧瞧!

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