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伞记:安魂街 orhfjoey

0 / 36

3825

主题

382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753
发表于 2016-3-10 17:1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据说,在繁华的丰京尽头,有一条街,名曰“安魂”。   

  住在安魂街的,皆为鬼魅。   

  而我,便是其中一个花魅。   

  我不知道我已经住在这里有多少时日,我只知道,自我有记忆开始,便是在这里。   

  那白癜风好了日,我坐在阁楼中,繁娆的红色长裙低落在檐廊两侧的扶手下,绯色的纱幔纷扬,身后歇山顶屋檐四隅的红色宫铃轻轻摆动,发出低低地铃响声,犹如鬼泣,如怨如诉。   

  我低头削着竹骨,身旁放着一把半成的红色油纸伞,长长的发丝垂落下来,遮住了我的半张脸。   

  门扉突然被人用力敲打,我眉间轻蹙,本欲将那人赶走,下一秒门却是被人推开。   

  我皱了皱眉,极不喜被人打扰,抬头看向了那人。   

  那是一个身着青色竹染缎面的男子,他的发丝有些凌乱,靠着门喘着粗气。   

  “姑娘,在下风然,实数有人追杀迫不得已才……”   

  那男子的声音还有些疲倦,却也是低沉清越,但当他抬起头看我时却是十分难以置信,他的目光变得狂喜,近乎贪婪的看着我露在外面的黑眸和半张绛唇。   

  我有些不耐烦,我想,这应又是一个为色所迷的人,而之前,不乏有男子因着一张脸而入了痴。   

  然而,令我想不到的是,那男子竟跑到了我的面前,有些癫狂的说:“九娘,我知道你是九娘,你是我的九娘。”   

  我抬起了眸子,我可以看到男子因为兴奋而红润的脸,我想,那是一张清秀的脸。   

  可是,那又如何?作为一个魅,我自认虽不滥杀无辜,却也不是菩萨心肠。   

  收紧了五指,我正要取了他的性命。   

  男子却已然抱住了我,那是我第一次与男子接触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男子热切的心跳。   

  生平以来,第一次,我感到了慌乱。   

  有那么一刹那,我感到了心软,可是理智告诉我,这是错误的。   

  我努力平复着情绪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缓。   

  “公子,请自重。”   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否认,也许是觉着没有必要,也许,是想再见到那人。甚至于,有些嫉妒那名唤九娘的女子。   

  男子的身体僵了一下郑州白癜风医院,又剧烈的颤抖,正想出声,眼前却已换了场景,已然在安魂街之外。   

  我低头继续削着竹骨,心中却有些乱。   

  后来的日子里,风然每日都会前来找我。   

  我告诉他我不是九娘,他只是笑:“我知道你是。”   

  风然曾问我:“为什么你总是在做这把伞?”   

  我只是默然,并未答语。是啊,为什么?可结果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   

  有的时候,我甚至觉得这样也挺好,看着他眉宇飞扬,笑意温柔,我居然有了一直这样下去的念头。   

  但是又能怎样呢?我只是一个魅。   

  风然必然是要娶妻生子的。   

  但是我没有想到,那一天会来得这样快。   

  那日,他举止疏离,道:“姑娘今日多谢,是我无礼了。我其实应该知道你不是她的,她已经落入万丈悬崖,你怎么可能是她。但是你们明明那么像……”   

  那一天,风然说了很多,我只觉心中很乱。因为他走时道:“明日,我便成婚了。”   

  我低头想要继续织伞,却没了心思。眸光闪了闪,我站了起来,朝着长安街的深处走去。   

  后来,风然一身新郎喜服,艳如骄阳,他骑着高头大马,身后是十里红妆,迎娶丞相之女。   

  我隐在人群中,厚重的黑纱将我压得喘不过气。   

  是了,那日,我找到了花婆婆,她是鬼魅中的占卜师,她告诉我,我本名九娘,是丰京中一做伞女,与一风姓男子相爱,后因遭人追杀坠崖,死于非命。后化为花魅,宿于安魂街。   

  紧紧的咬住下唇,艳丽的唇瓣沁出血色,我在心中呐喊:风然,我是九娘,你的九娘啊!   

  我多想告诉他我就是九娘,他日思夜想的九娘,可是,我知道,我不能。   

  人鬼殊途,更何况他已有了他的美娇娘,前途更是一片繁华。   

  但是,我永远都不会知晓,在看到我死的那一刻,他立刻拔剑准备随我共赴黄泉。   

  丞相却以家中老母相挟,逼他忘了我,与丞相千金成婚。作为一向孝顺的他,风然只能应下。   

  而我,则一直隐于安魂街,宿在阁楼中,红衣凄艳,编着那永远也完不成的伞。












白癜风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逛了这么久,何不进去瞧瞧!

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